挂牌藏宝图

“化茧成蝶”:西藏山南次麦村的嬗变

发表于: 2019-02-25 

“农牧业生产解决了饥寒问题,想致富还是要靠村群体经济的发展。”居委会班子经过多次探讨达成共识,决定利用村落四处丰富的花岗岩资源作为冲破口。2000年,次麦居委会向镇政府借款3500元,自筹资金1000元,购买了钢钎、铁锤等工具,筛选了十几个精明能干的年轻人,跟着聘请来的汉族石匠师傅学习选石、画线、开石技能。

“当时,很多家庭吃了上顿愁下顿,可能说是金玉满堂。”次仁旺堆还记得刚上任时,村委会账上群体收入仅有500元。如何挖掉“穷根”,让民众尽快富起来是村居委会班子的头等大事。但让习惯不务正业又不懂出产的村民转变观点可不是件易事。于是,次仁旺堆率领党员干部挨家挨户苦口婆心地奉劝。

部分村民在劝说后有了改变,但个别“钉子户”不为所动。村委会决议,每名党员负责一户,每个村干部负责几户,居委会书记和主任则“绑上”最难管理的多少户,拉着他们下地、出工、干活,手把手地教他们种地、放牧,在潜移默化中灌注勤恳致富的思想。促地,村民们手里就有了一些粮食跟现金,生涯得到了改进。

转观点 换天地

在村口一栋两层藏式楼房里,次仁旺堆热情地号召着客人,60岁的他皮肤黝黑。15年前,作为次麦村首届居委会主任,他带领居委会班子成员解放思维、英勇改革,为全村的发展破下了汗马功劳。

然而,据村干部介绍,20年前,当周边村庄日子超越越红火时,次麦村村民仍然住在破落的屋宇里、村民好吃懒做、酗酒打架、偷摸猖獗甚至拦路抢劫,村头成天聚集着一群超龄没入学的孩子,绝大部分村民生活靠救济,“穷、乱、差”是次麦村最大的特色。

这是一个偏僻的村落。从西藏自治区山南洛扎县城往东南方向出发,在幽谷峡谷中驱车半个小时,就到了次麦。成群的牛羊爬满山坡,村头多少个妇女收拾着丰收的青稞,河边的养殖场,数百只藏鸡围着喂食的藏族小姑娘……小村落充满了生活跟劳作的乐趣。